云涧不归 - 分卷(13) 联姻选我我超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这几天的天气变化无常,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下起了毛毛雨雨,明天又放晴了,一天一个变化,在这样多变的天气中,江玗过起了掰着手指数日子。

    一天,两天,三天

    每天都是在盛靳南的叫起床服务中爬起来,到最后几天都不用盛靳南的电话了,江玗自动就醒了,然后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等着盛靳南的电话,听他用那性感的嗓音说上一句:该起床了,这才觉得圆满,快速爬起来。

    这段时间江玗被军训折磨的,基本上一回来就睡觉,根本没时间缠着盛靳南说话,两个人仅限的交流就是早上这一分钟不到的叫起床,还都是匆匆挂断,毕竟江玗每天早上都鸡飞狗跳的去洗漱。

    军训最后一天,江玗整个人立刻就活了过来。

    盛靳南:起床了。

    江玗:马上!

    盛靳南很久没听到这么活力满满的声音了,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江玗:当然开心!我的噩梦终于要结束了!我再也不用六点起床了!再也不用踢那该死的正步了!再也不用立正稍息向左向右了!我好快乐啊!我现在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男孩!

    盛靳南被他逗笑了:感受到了。

    带着笑意的低音炮扫过江玗的耳朵,让他那只耳朵直接麻了。

    救命!

    这个男人大早上这么犯规!

    江玗挠了挠耳朵,哼哼道:我不和你说了!我要赶紧起床收拾了,明天放假两天!我打算回家,学校没什么玩的!

    盛靳南:嗯,到时候接你。

    江玗只以为是让司机,也没在意。

    最后一天了,下午四点多就结束了,江玗给盛靳南发微信:一会儿和室友他们吃个饭就可以回去了!记得接我!

    盛靳南:嗯。

    江玗看到不远处的盛显,便喊了他一下,问:你回不回家?

    盛显旁边还跟了两个男生,见到他这样问都是一副要起哄的模样,盛显拍了其中一人,我不回去了。

    江玗也没多问,不回就不回吧,他和盛靳南到时候过二人世界更美!

    这半个月都在吃食堂,现在解放了,江玗领着宿舍其他三人撸串去了,吴焱还要了几瓶啤酒,说要庆祝终于脱离苦海了。

    江玗想着啤酒应该没事吧,心里高兴,也豪气的跟着他们对着酒瓶子吹了起来,冰镇过的啤酒味道还不错,等江玗接到盛靳南的电话的时候,他都已经快喝了一瓶了。

    盛靳南:我到了。

    江玗没反应过来:你到哪了?

    盛靳南:c大门口。

    江玗:???你来干嘛?

    盛靳南:接你。

    第十七章

    电话挂断没多久,盛靳南就出现在简陋的烧烤店里,推门进来,瞬间成为焦点,幸好这个时间点烧烤店里除了江玗他们这一桌也没其他人,不然依照盛靳南这长相和身材绝对会引起围观。

    赵昇远虽然看过照片知道盛靳南很英俊,没想到真人能帅成这个样子,近距离实在太有冲击感,他下意识的扯了扯背对着门口的浑然不知老公来了的江玗。

    江玗喝了酒有点迟钝,在电话里听到盛靳南说过来接他,把地址给他后,还茫然着没反应过来,谁来接他了?盛靳南?

    你扯我干嘛?

    赵昇远有点激动:转头,看你身后。

    江玗闻言扭过头,看到盛靳南的时候,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打了个酒嗝,有点还没反应怎么回事?

    他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发现映入眼帘的人离他越来越近。

    盛靳南走过来,看到江玗脸面颊生粉,喝酒了?

    江玗从盛靳南出现,眼睛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闻言伸出一根手指,啤酒,就一点点。

    盛靳南仿佛想到什么,见此刻江玗还算正常,现在能回去吗?

    江玗还是疑惑:你怎么来了啊?

    盛靳南:来接你。

    唐鑫从盛靳南出现在店里就处于惊艳中,见他从出现就径直走到江玗的面前,虽然面上看着冷淡,可是和江玗旁若无人的讲话,却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唐鑫特别好奇,无奈盛靳南气场太强了,他又不敢出声问。

    江玗:哦。

    原来盛靳南口中的接他,是亲自过来,不是让司机啊。

    不是来接我吗?江玗见盛靳南站在一旁没有动作,朝他晃了晃手,嗓音软绵绵的透着撒娇,拉我一把啊。

    盛靳南自然的握住了他的手,朝着其他三人说:那我带江玗回去了。

    其他三人下意识的点头。

    江玗本来靠在盛靳南的身上,闻言立刻从他的肩膀上探出头,晕晕乎乎的说:各位朋友,我老公来接我了,我就不吃啦,先走了。

    他一句老公,让本就好奇关系的唐鑫和吴焱都惊呆了。

    盛靳南嗯了一声,没在说话,揽着江玗经过收银台的时候停下来,问江玗他们那桌多少钱,把账给结了,江玗歪着头在一旁看,笑的有娇憨,老公,你付钱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帅。

    傻。

    直到两个人离开后,唐鑫这才找回声音,不敢相信的问:老公?我刚刚没听错吧?江玗喊的是老公?刚刚那个男人是他老公?

    这就是江玗口中的那个年龄太大了,家里着急,逼着相亲的老公?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吴焱也看向赵昇远。

    赵昇远比起他俩还算淡定,毕竟一早就知道什么情况,你没听错,这个就是他口中那个年龄太大特别喜欢他的没人要的老公。

    唐鑫:

    吴焱:

    一路上江玗都还算正常,乖的跟小媳妇似的,被盛靳南带着走。

    盛靳南垂眸看了江玗一眼,半个月没见,江玗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太阳晒的有些许分界线,不过还是很白,头发这半个月可能没有受到主人的精心打理长长了些,软趴趴的没有造型,配上他那弧度圆润的眼睛,显得整个人特别乖。

    车就停在不远处,司机看到他们过来,立刻下车绕到后面打开车门,江玗一点也不像喝醉的样子,麻利的钻了进去,往里面挪了挪,拍了拍身旁位置,盛靳南俯身进去刚坐好,江玗立刻把手塞进了盛靳南的手中,眼睛亮亮的。

    今天可是周五啊,像盛靳南这种周六周日都不怎么休息的,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男人,竟然能百忙之中抽时间过来接他,可见盛靳南是有多喜欢他!!!

    所以看在盛靳南这么喜欢他的份上,江玗这才决定就勉为其难的宠爱一下他,于是捏捏盛靳南的手指,搔骚他的掌心,用来表达亲昵。

    盛靳南无奈的抓住了他作乱的手,看他一脸傻乐,这么开心?

    江玗:这么开心?不就摸摸你的手吗?竟然这么开心?这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密闭的空间里,盛靳南身上的味道格外好闻,混着江玗刚刚喝下肚的酒精,此刻觉得有点上头,不自觉的靠近盛靳南,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盛靳南注意到江玗的贴近,并没有往旁边挪。

    江玗还在努力往盛靳南身上凑,最后头一偏,只差一点点就要埋进了他的脖颈处,鼻尖微动,你身上好香啊。

    盛靳南没往后躲,也没其他动作,对上江玗那明显已经不清醒的眼神,淡淡的说:香水味,你喜欢的话,柜子里的都可以拿去用。

    江玗哪还能听到他说什么,掀开眼皮,黑润润的眼睛此刻涌出几分醉意,我还以为是体香呢。

    盛靳南:

    江玗酒精上头,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喷的这么香,又想着勾`引我是不是?

    盛靳南淡定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

    这个又字就很让人不可思议。

    江玗这个脑袋瓜里整天到底想些什么?

    盛靳南沉默。

    江玗等不到盛靳南开口,只以为他是心虚了,用那本就不怎么灵光的脑袋思考,这样做是不是想让我亲他?

    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先亲哪里?

    没等他想出头绪就已经头重的支撑不住直接趴在了盛靳南的肩膀,江玗被这一变故整的眼睛瞪的溜圆,怎么还偷袭上了?这么迫不及待吗?

    盛靳南从来没遇到过在他面前这么放肆,以及歪曲事实之人。

    偏偏这人趴着还不老实,下巴蹭了蹭盛靳南的肩膀,黏黏糊糊的说:别着急嘛,我还没想好先亲哪里。

    前面开车一直仿若透明的司机,可能被江玗这大胆的话惊到了,呛了一下。

    盛靳南从江玗的背后伸出手拉下了挡板,这样一看更像是把江玗搂在怀里了。

    而且都直接拉下挡板了,这是想干什么都不用明说了!

    江玗扬起小脸,震惊的说:□□的,你怎么就这么急色!!!

    盛靳南忍无可忍,一个大手直接把他的脑袋按回了怀里,给我闭嘴。

    第十八章

    早上起的太早,再加上盛靳南的怀抱太过舒服,江玗困意来袭,也就没做挣扎。

    过了一会儿,江玗突然安静下来,盛靳南垂眸就见小家伙已经睡了过去,浓密的睫毛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整天叭个不停的嘴巴,此时微微上翘。

    睡着倒是挺可爱。

    周五市区比较堵车,在路上耽搁了很久,盛靳南把车里的空调调高了两度,又将车里备用的小毯子搭在了江玗的身上,江玗浑然不知,缩在盛靳南的怀里睡的天昏地暗。

    等车子驶过最拥堵的地段,这才开始畅行起来,很快就到达了别墅,司机打开了车门,见江玗头枕在盛靳南的大腿上丝毫没有一点醒的预兆,睡的很香。

    盛靳南到底是没把人叫醒,略微侧俯,将胳膊伸进江玗的后颈,把人从车里横抱出来。

    江玗吧唧了一下嘴,什么也不知道。

    盛靳南常年健身,两个人个子相差又大,江玗在他怀里小小一团,盛靳南轻轻松松把人抱上到三楼放在了卧室的大床上,准备把江玗的牛仔裤脱掉,手刚解开扣子扯下拉链,就见江玗好巧不巧睁开了眼睛。

    江玗刚睡醒还有点懵逼,眨眨了眼睛,又眨眨了眼睛。

    很快,江玗就给盛靳南当场表演了什么叫大惊失色。

    你这又是想干嘛???

    我还在睡着呢,你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

    艹,想要就直说,他又不是不给!

    怎么能趁他睡着了干这事!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难道赵昇远说的是真的?特别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会控制不住,满脑子都是那个?

    这样一想,江玗又有点不忍心了,盛靳南这么喜欢他,他刚才的反应是不是伤到他了?

    盛靳南一对上江玗的表情,就知道他又要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了,快速收回手,站直了身子。

    江玗悄摸摸的看了一下盛靳南的表情,总觉得他伤心了,越观察越觉得他站在那里整个人都透着一种落寞,他只好清了清嗓子,那什么,我刚刚也不是责备你,我能理解,能理解。

    你想要就拿去吧!!!

    最后七个字说的铿将有力,视死如归,还在床上摆了个任君处置的姿势,也就是大字。

    盛靳南眼皮子直跳,最后彻底麻木的说:醒了就下来吃饭。

    就这?

    就这?

    江玗见盛靳南说完这话,转身就离开,干脆利落,毫不留恋。

    绝逼是恼羞成怒了!

    毕竟刚刚那反应确实是伤害了一个特别喜欢他的人的心。

    江玗坐了起来,感悟出了个大道理:那就是不管是多大公司的老总,只要面对喜欢的人,心理还是脆弱的,俗称玻璃心。

    唉,江玗无奈叹气。

    老公是个玻璃心该怎么整?

    就很愁人啊。

    江玗下楼,看到餐桌上有虾,蟹,排骨,盛靳南不吃这些,这些都是他爱吃的!

    呜呜呜,盛靳南好好哦。

    要是他以后克制不住的时候,他一定不会反抗的!

    盛靳南见他下来,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去洗手。

    江玗:哦。

    洗完手后,江玗挪了挪椅子坐在了盛靳南的旁边,盛靳南也没说什么。

    江玗看了看虾,突然想起唐鑫每次吃虾都是吴焱给剥的。

    嘁,又不是没手,至于吗?他有手!他不屑于!

    盛靳南见他一直盯着虾,便顺手给他夹了两个放他碗里。

    江玗突然开口:老公,我想尝尝不带壳的虾是什么味道的。

    盛靳南:?

    江玗眼巴巴的看着他。

    盛靳南:家里没有,明天给你买虾仁。

    江玗见他竟然没领悟到他的意思,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我是说,我看人家都有老公给剥虾,单就我没体会过,难不成老公亲手给剥的虾味道就特别好吗?

    盛靳南:

    知道了。

    盛靳南放下筷子,拿起虾开始剥壳,修长的手指第一次给人做这种事,意外的赏心悦目。

    江玗的嘴巴都快裂到耳后根了,眼睛被那双神仙般好看的手所吸引,也太好看了。

    呜呜呜,他老公太好了,活该他能拥有自己这样可爱的老婆!

    盛靳南一连剥了好几个放在干净的盘子里,最后推到在江玗的面前,吃吧。

    这才站起身,去洗手。

    江玗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尝了一个。

    真好吃!

    果然别人剥的就是比自己用牙咬的好吃!

    盛靳南洗完手走过来,就对上江玗亮晶晶的眼睛眼尾向下垂着,特别满足的样子。

    最后顶着这么双眼巴巴像狗狗一样期待的眼睛,盛靳南最终认命的剥完了盘子里剩余的虾,还附带赠送了两只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