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涧不归 - 分卷(2) 联姻选我我超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就这一句话,愣是半个小时没说出口,他一直梗在喉咙里,差点憋出内伤,现在终于吐出来,心里别提多顺畅了。

    江玗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视线早已经被来人夺走,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走过来的男人。

    天呐,这是什么人间极品啊?他从来不知道竟然有人能把禁欲和性感两种相反的特性融合在一起。

    实在要命。

    朱理没得到回应也习惯了,刚刚就是这个样子,行吧,左右都没存在感,他就不在这里碍眼了。

    门被轻轻掩住。

    盛靳东很快走到江玗面前停下,朝他伸手,声音沉而磁,说:江玗,你好,很抱歉迟到了。

    啊?

    这也太正式了吧,让江玗回神之余不免有点手忙脚乱,努力平复了一下那疯狂跳舞扑通扑通的心脏,这才慢慢把手递了过去,盛靳南握了一下,力度不轻也不重,随即收手,在他的对面入座。

    艹,这男人的手好好看嗷!

    江玗脑袋里就跟放烟花一样,这个长相满分基础上再加一万分的男人才是他的联姻对象?!

    这个气质超绝的男人是他爸给安排的联姻对象?

    真的?

    那他这不是白伤心了嘛?

    呜呜呜,这也太帅了,同样是西装领带,怎么就差别这么大的?

    这吃什么长的,怎么就可以这么赏心悦目,简直就是颜狗的视觉盛宴。

    原来他这是拿的先婚后爱的剧本啊?

    江玗内心戏太过丰富,一时之间表情有点收不住了。

    盛靳南的长相实在对江玗太具有冲击力了,他缓了半天没缓过来,再加上他向来随心所欲,不懂遮掩,打量的目光是那么的正大光明的,就差没把眼睛直接丢在盛靳南的脸上了。

    盛靳南面部线条刚毅,看起来很严肃,再加上不笑,很有距离感,许是常年身居高位,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易近人的感觉,到底是年长者,即使被这般不加掩饰直勾勾的盯着看,也没露出半点不悦,且对未来另一半这个穿搭审美,也反应的过于平静,浑不在意。

    初次见面,这个送给你,听你哥说你喜欢手表,不知这款你喜欢不喜欢?

    盛靳南语速不疾不徐,嗓音是那种很有质感的冷调,听在耳朵里简直就是声控的福音。

    好绅士啊!还和他哥打听了他的喜好!

    江玗更加觉得这个联姻对象真不错,不过视线只落在打开的表盒一秒又重新粘在了盛靳南的脸上,准确来说是盛靳南的嘴唇上,瞬间星星眼。

    啊,这个嘴唇,他可以!

    他真的可以!

    在江玗眼里,价值两百多万的表远没有对面这个男人有吸引力。

    就冲这逆天颜值,就算送两百块钱的表,江玗也没话说,毕竟他是看脸不看钱的肤浅之人。

    盛靳南静静的等着江玗开口。

    最后江玗反应过来,这才收下手表,露出一个自以为很腼腆且矜持的笑,谢谢,我很喜欢,不过我没给你准备礼物。

    盛靳南给人的感觉公事公办,却又不会唐突,绅士有度,像是不在意一般,淡淡的说:喜欢就好,没关系。

    饭菜很快送上来,江玗点了很多,都是自己爱吃的,之前的目的是想膈应对方,而现在,他面对着一桌子可口的饭菜,却没怎么吃,光盯着自己这个秀色可餐的联姻对象看了。

    害!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就连拿个筷子都这么赏心悦目的?

    盛靳南餐桌礼仪完美到无可挑剔,动作优雅,而且话少,严格来说,做到了食不言这个地步。

    而江玗,自从盛靳南一只脚踏进这个屋开始,就很纯粹,将舔.颜进行到底。

    两人身份阅历以及年龄摆在那里,如果盛靳南不主动,你能指望江玗和他有什么话题聊?

    是以这场婚前见面饭吃的颇为沉默。

    可以用无话可说来形容了,盛靳南就好似过来走个过场一般。

    用餐时盛靳南什么声音都没发出过,倒是江玗期间装模作样的用汤勺子舀汤碰到瓷盆壁撞击出清脆的响声,让屋里没那么安静。

    饭后,盛靳南提出送江玗回去,江玗来的时候是打车,就算盛靳南长的非常帅非常帅,他此刻也不打算回家,于是把赵昇远家的地址报了出来。

    盛靳南没有多问,司机下来恭恭敬敬的打开车后门,盛靳南做了个请的动作,江玗便先钻了进去,往里挪了挪,给他留了位置。

    密闭的空间里,江玗都能闻到盛靳南身上很淡很好闻的男士香水味,令人沉醉的味道。

    这样的人!

    你说他三十多岁还没结婚?

    真的不科学!

    商务车后座宽敞,盛靳南和江玗坐在后座上,之间隔了一些距离。

    江玗想到什么,偏过头就对上盛靳南那完美的侧颜,再一次有被秒杀到,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唇角微微上翘,像是确定:你真的要和我结婚啊?

    盛靳南闻言抬眼,深不见底的眸子直直扫过来。

    江玗被这样注视着,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实在是盛靳南那琥珀色的眼睛太深邃迷人。

    这长的也太犯规了,他有点受不住啊。

    和这样的人联姻,江玗觉得他好像也没那么排斥了,俨然已经忘记昨晚誓言了。

    没办法,颜控在顶级美貌面前,最是无用的便是原则。

    说句实话,盛靳南没想到联姻的对象是江玗这样的,江家那边说江玗虽然年龄小,但是做事有分寸,很听话乖巧,以后即使结婚也不会有其他不必要的麻烦。

    盛靳南要在c市开拓市场,需要有江家的背景,而江振东想把手伸在帝都,也要依靠盛家在帝都的权势和地位,有了联姻这一层关系,两家生意的合作对外既能稳定那些股东,又可以省很多事,所以才有了联姻一说。

    只是有一点

    盛靳南一惯的原则就是利益最大化和便利,不喜麻烦,他和江家提过,要求很简单,联姻对象其他的无所谓,毕竟对他来说多养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不惹事,乖巧听话懂分寸就可以。

    只是眼前这个小对象行为举止委实和乖巧懂事扯不上关系。

    盛靳南是个情绪不外露的人,前提是他愿不愿意让人知道。

    比如此刻,江玗问出这话,他很刻意顿了一下。

    什么意思就很明显了,却又不明说。

    江玗又不是傻子,抛出的问题没及时得到回应,小少爷面子上挂不住了,眼睛都忘了眨,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什么意思?你今天是没相中吗?

    语调里带了几分不可置信,仿佛在说:我这样的,你都看不上?

    草啊。

    长的帅了不起啊?

    我没嫌弃你三十二!

    就算颜控,那也是相当有自尊的颜控。

    再说眼前男人也是他的理想型,不就长的比别人帅,个子比别人高,身材比别人好,有什么了不起的。

    江玗不高兴。

    两人压根不是一个层次,江玗那气呼呼的小表情,以及因为生气而瞪得溜圆的眼睛,在盛靳南眼中就是个小孩,张牙舞爪凶巴巴的样子也就跟小孩闹脾气一样。

    很幼稚。

    也很不懂事。

    和江家描述的很不一样。

    在盛靳南看来,江玗不是一个合适的联姻对象。

    赵昇远听完后,表情写满了不相信,言语之中也都是不信,就差把不信刻在了脸上,真的假的,真有那么帅?能帅到你可以和他亲嘴的程度?我不信。

    这不是重点!

    不,这就是重点。

    江玗此刻还在郁闷,任谁相个亲没被看上都会不爽,更何况还是江玗。

    回来就被赵昇远拉着问,他便把晚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拿下假发扔在一旁,摘掉眼镜,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浑身上下就连头发丝都带着着不高兴。

    盛靳南眼神绝对不好,他就算这一身杀马特打扮,那也是最好看的杀马特!

    玩了这么久,赵昇远早就习惯了他的这份自恋,但是人有时候还是要认清楚现实,这个打扮可是他精心了几个小时的杰作,底子再好的人面目全非也不可。

    可拉倒吧,所以他最后怎么回答的?不过这男人怎么这么肤浅?虽说今天打扮是丑那个了点,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吧?

    江玗皮笑肉不笑,这个男人不止肤浅,还虚伪。

    盛靳南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他用那低沉性感的声音淡淡的说:没有,怎么会这样想?

    明明就是没看上好吗?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还死不承认。

    这话说的,就好像他承认了,江玗就不会生气一样。

    赵昇远见江玗那小暴脾气都快要压不住了,也觉得这事有点棘手,那这婚还结不结?

    早知道人这么帅,他就不给乱出主意了。

    江玗撇嘴,口是心非的说:不结最好,我还不乐意呢,正好如我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理想型,我还看不上他呢。

    赵昇远正色起来:江玗,你要这样想,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不和盛靳南联姻,以后也会有其他人,你不是说盛靳南长的很帅,而且刚见面就给你送这么贵的表,哦,对了,二百多万的表呢?

    江玗:

    临下车小少爷被气到了,很有气节的扔到车里没要。

    赵昇远一脸败家玩意的表情瞪他:有钱,又大方,最重要的是长的帅到你可以下得了嘴。

    何止是下得了嘴,那长相,江玗觉得怎么样都可,意识到想多了,咳了一下回神。

    其实江玗刚刚那话也是赌气,说到底他心里是知道的,联姻根本躲不过去的,至少盛靳南长的真的养眼。

    赵昇远又发出了疑问:所以这样的男人,到底为什么三十二岁还没结婚?

    江玗:问的好。

    赵昇远和江玗背地里讨论了很久,也没讨论出结果,直到江峥的电话打过来。

    江玗等铃声快要响完时,这才不情不愿的接起电话,怎么啦?

    江峥声音有些无奈又带了些严厉,宝贝,不要任性,乖一点,不要让我们为难。

    江玗没说话,抠了一下手指,最终只哦了一声,这次没发脾气,眉眼残留的气恼也散了不少。

    江峥在电话里说了很多,说盛家和江家门当户对,家大业大,结了婚江玗不吃亏,还说盛靳南本人非常优秀,能力超绝,外面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让江玗不要任性。

    和盛靳南结婚,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

    这边已经和盛靳南沟通,今日只是偶尔犯傻的孩子气,他们会好好教育。

    挂了电话,赵昇远看着明显兴致不高的江玗,问:你哥怎么说?

    江玗:让我懂事一点,不要无理取闹。

    从江峥的电话里,不难看出,应该是今天给盛靳南留下了不怎么好的印象,江峥这个电话是过来敲打他的。

    平日里小打小闹可以,在家族利益面前不能太过由着性子来。

    如赵昇远所说,没有盛靳南,还有王靳南李靳南,在这样利益至上的豪门里,从一开始就不允许他以后找真爱,总归是要联姻的。

    盛靳南至少长的帅,身材好,还有钱,属于打着灯笼找不到的条件,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还有什么不满足?

    所以在江家看来,江玗所做的一切就是无理取闹。

    赵昇远:你能想开就好,大不了等过个三到五年,丧偶式婚姻维持不住了,离婚就好,那个时候你们两家的合作应该也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影响了吧?

    赵昇远又补了一句:离婚后,应该不会再让你继续联姻了吧?

    江玗被噎了一下,真的有被扎心到。

    赵昇远那张嘴真的很有本事,说的话真真往他心口子上戳。

    我又不是联姻专业户!

    江玗洗漱完,见江峥发过来一个微信名片,说是盛靳南的,江玗盯着那个头像看了一会儿,这才点了申请添加好友。

    那边没有反应,江玗也不着急。

    开始拿起吹风机吹头发。

    赵昇远:?大晚上的吹造型?

    江玗用手扒拉了一下额前前两天刚烫的微弯卷发,露出光洁细腻的额头,洗过澡的江玗水灵灵的,满脸的胶原蛋白,散发着年轻人青春鲜活的气息。

    赵昇远见江玗扯了一下浴袍,露出半边精致锁骨,锁骨窝下镶嵌了一颗极小的痣在那白的发光的皮肉上,格外诱人。

    你干嘛?

    大半夜摆出这么个撩人姿势?

    江玗哼哼了一下,微微仰头找好角度,举起手机将那漂亮的脸蛋,优美的下颌线连带锁骨窝里若隐若现的小痣一并拍下。

    ???

    江玗哼了一声,眉眼里已经没了刚刚的气恼,自信满满的说:让这个肤浅的男人见识一下我的真实美貌!

    他要重新找回场子!

    赵昇远:

    第三章

    直到江玗上下眼皮子开始打架,困意来袭,微信消息这才慢腾腾的提醒对方同意添加好友。

    江玗听到消息提示音,瞌睡去了一半,立刻坐了起来,一看时间,好家伙,完全可以上演午夜凶铃了。

    加个微信这么勉强?

    小心眼的江玗又在心里给盛靳南记了一笔。

    赵昇远是个夜猫子,不像江玗那么早睡,刚激.情满满的结束一局游戏,听见动静凑了过去。

    怎么了?

    江玗气鼓鼓的谴责:这人不仅肤浅,还没礼貌,加了好友也不知道主动打招呼!

    什么人啊?

    亏他见面的时候还在心里夸他绅士。

    他不配!

    赵昇远作为江玗的狗头军师,给他开解:男人嘛,不都是这样,他以为你丑,没看上你,所以才不主动,是时候展示你的魅力了,他不主动,你就主动,快对他使用美颜暴击,拿下这个狗男人,让他迅速成为你的舔.狗!

    等他爱的死去活来,再对其骗心骗钱,到时候狠狠的羞辱他。

    很好,深受小说荼毒的江玗已经脑补出一出豪门狗血虐恋大戏了,且随着剧情笑的越来越邪恶,乐出了声音,俨然已经翻身骑到盛靳南的头上,开始作威作福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