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盏 - 第11节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配!(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听她似乎还要说下去,闻人瑾哭笑不得:“夫人。”顿了顿,他肃容沉声道,“夫人今日教诲,瑾铭记于心。”

    阿洛莞尔一笑,拉着他再次向前行去,一白一红两道影子交叠重合,踏着林间的青石路,渐行渐远。

    风中,传来阿洛隐约的笑问:“夫君,你方才,可是吃醋了?”

    “……”

    第13章 第十三章

    成婚之后,阿洛才真正体会到,一个失明的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在此之前,她其实对闻人瑾是个盲人的感受并不深刻,甚至如果不是他多次提及,她有可能还会忽略他看不见这件事。

    因为不论何时,闻人瑾都表现地太从容,他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行走、活动,毫无残疾之人的不安无助,一双眼睛也清明透亮,看不出半点残缺。

    可当真正成为他的妻子,参与到他的日常生活里去,阿洛才发现,他的确是与常人不同的,他所说的需要他人的迁就也并不是自谦。

    阿洛最先发觉的,是身边近乎刻板的规律。

    她发现这侯府放置的东西,总有它固定的位置。她喝了一杯茶,茶杯随手搁在哪个地方,过一会儿就会被下人妥帖地放到茶壶边上去。

    她从花园里采回来几枝花,插了瓶放在自己床头,结果回头一看,那花瓶又回到了原来窗边的茶几上。

    觉得窗口光线好,兴起拿了一本书,搬了个软榻歪在那看,看累了书便丢在榻边,出门散步一趟回来,不意外就能看到那本书原原本本回到了架子上,至于软榻,也早已归了原位。

    这样强硬地维持着原样的状态,如果是一般人,绝对会被说一句强迫症。

    可若是对失明之人,规律不变的环境才更能让他有安全感。

    阿洛能理解远亭候府这般的规矩,可成婚并不仅仅代表两个人在一起,更多却是两种生活方式的碰撞与融合。

    她喝了茶不会收拾茶杯,她看了书也不会特意将它归回原位,她有时兴致起来,还会改变房间里的布置,挪一挪屏风、在哪里摆个舒服的贵妃塌。

    纵使有下人兢兢业业地把那些被她改变的东西一一恢复原样,但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侯府中没有女主人,便也没那么多规矩。与唯一的长辈远亭候一起吃过早膳,阿洛回来整理了一下自己从苏家带来的物品,期间就被轻鸢提醒了无数次物品放置的硬性要求。

    尽管已经尽量配合,可最后房间还是不可避免发生了一些变化。

    阿洛带来的衣服太多,闻人瑾的衣柜放不下,不得已在旁边加了个柜子。她还有各色钗环配饰,又搬来一个梳妆台。更别说阿洛带来了不少书,光是书画琴棋之类的就装了几个箱子。

    “这些东西就放到书房里去吧。”阿洛指着那些书画说。

    书房在隔壁,阿洛带着人把东西搬进院子,屋内便闻声走出一个人来。

    白衣公子含笑问:“夫人屋子都收拾好了?”

    闻人瑾看不见,本来他也说要帮阿洛收拾,但阿洛本身也只是使唤丫鬟而已,留他也是碍事,于是把他赶到了书房。

    阿洛走过去,道:“屋内大致好了,还剩些书画之类的物什,想着放在书房里更好一些,不知能否借夫君书房一用?”

    闻人瑾侧身微笑:“自然可以。”

    箱子搬进屋里,阿洛也跟着走了进去。

    闻人瑾的书房是单独的一个院子,院里种着青翠的修竹,屋内风格也分外清幽雅致。一摞摞靠墙的书架摆满了书籍,窗户开得很大,竹帘全都打了起来,室内光照充足明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幽香。

    那香气清浅柔和,像草木又像松柏,是纸张与墨水常年融合而成的味道。

    阿洛轻轻吸了吸鼻子,笑道:“终于明白夫君身上的香气是哪里来的了。”

    闻人瑾稍稍一愣,歪了歪头,神情疑惑:“我身上……有香气吗?”

    “自然是有的,只是夫君早已习惯,便察觉不出来罢了。”阿洛说着,伸手去他的袖摆里摸他的手,拿出来凑到自己鼻尖嗅了下,“果然没错,当日你下水救我,我就闻见这香气了。”

    闻人瑾长睫眨了眨,耳根微红,温声道:“许是我用手来看书,手上便沾染了些书香之气。”

    阿洛仍握着他的手不放,闻人瑾的手匀称又漂亮,指节修长分明,皮肤白皙莹润似冷玉一般,美丽地就像一件工艺品,她早就想好好摸一摸了。

    她一寸寸轻轻揉捏过来,像在揉弄什么小宠物。这宠物也好生听话,乖巧安分地任她把玩。

    有几个丫鬟小厮瞧见了,眼里的震惊掩都掩不住。

    世子待人温和,骨子里其实并不容易亲近,身边伺候的人一般都近不了他的身。哪想今日,竟能见到他被人捏着手肆意把玩,却只是垂着眸红了脸,一声也不吭?

    这世子妃,可了不得了。

    一边玩着丈夫的手,阿洛一边吩咐丫鬟们,琴要放在书桌旁边,还得另立一个桌案,放自己习惯用的笔墨纸砚。

    说一句,她还会拉着闻人瑾走到那一块地方,征求般问她:“放在这里好吗?”

    好脾气的夫君总是温和地回答:“好。”

    温驯地好像从他口里,就听不到不好二字。

    然而这份纵容很快迎来了代价,上午阿洛的东西才放进去,下午闻人瑾就站在书架前,停留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他来找一本书,可阿洛的书插进来,改变了这些书的顺序,现在他找不到它了。

    原本他对这个书房了如指掌,每一本书所在的位置,他都能准确地说出来。

    可一旦原本的秩序被打乱,他就再次回到那漆黑一片的世界中去,再也找不回往日的成竹在胸。

    阿洛察觉到什么,慢慢走到那驻足在书架前,显得有些无措的白衣公子身边:“夫君?”

    闻人瑾微微偏头,眼底透着一抹黯然,神色却依旧平静温柔。

    阿洛想,他一定不知道,就算他藏得再好,那双琉璃般透彻的眼睛依然会暴露他的情绪,令他整个人如同一汪清澈的泉水,一眼便可望到底。

    “夫君,可是找不到东西了?”

    闻人瑾抿抿唇,低声道:“本来是放在这里的,但我方才没有找到。”

    阿洛:“叫什么?”

    闻人瑾报出一个名字,语气与往日没什么差别,心底却不自觉揪紧。

    终于,他还是在她面前显露出这样不堪的一面,他并不如她想象中那般完美无瑕,甚至连找一本书这点小事都做不到。

    她会后悔吗?后悔选择他。

    下一刻,一只柔软的小手探进他的袖子,少女轻柔的声音随之响起:“夫君,我找到它了,在这里,你摸摸看。”

    她轻轻牵着他的手,拂过一本本书的书脊,最终停留在一本书上。

    闻人瑾指尖抚摸着那本书,并没有立即把它拿出来,他张了张口,温润的嗓音透着哑:“夫人……”

    “嗯?”她疑惑地应道,似乎毫无所觉,既没有看到他的无能为力,也没有看到他的缺陷,而是嗔怪着说道,“夫君为何不叫我?”

    闻人瑾:“……什么?”

    阿洛看他一脸懵懂,不知错在哪里的样子,本来还不生气,这会突然又有点小生气了:“你找不到书,不知道叫我吗?如果我不来,夫君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闻人瑾彻底怔住,表情呆呆地,眼角眉梢还残存着未曾消散的低落。

    莫名瞧着有些可怜,像被训斥的、温驯听话的大型犬。

    阿洛瞪眼看他,看着看着心就软了下来,伸手过去环住他的腰,脸颊靠着他的胸膛,轻轻蹭了蹭,小声说道:“我们是夫妻,本该一生互相扶持。下次,夫君试着依靠一下你的妻子,可以吗?”

    “……好。”这一声,干涩且沙哑。

    他突然抬手,第一次紧紧拥住她,仿佛拥住自己一生的珍宝。

    书房一向是十分私密的场所,这里几乎藏着主人所有的信息。阿洛对闻人瑾有着强烈的探索欲,她不时翻看一本书,偶尔瞧瞧挂在墙上的字画,画很少,字则多一些,落款都是两个字:子瑜。

    阿洛心有所感,扬声问:“夫君,子瑜是你的字吗?”

    “不错。”

    阿洛:“瑾瑜瑾瑜,怀瑾握瑜?”

    闻人瑾颔首:“的确由此而来。”

    阿洛走到他面前去,凑近问:“那我以后唤你阿瑜可否?”

    不等闻人瑾回话,她又继续道:“虽然夫君也很好,但天底下的妻子都这样叫丈夫,我想要一个只属于我的称呼,可以吗?”顿了顿,她又补充一句,“你可以唤我阿洛,这是独属于夫君的。”

    独属于……这个词,令闻人瑾心中蓦地一烫,就宛如真的有什么东西在他心头打下一个专属于某人的烙印一般。

    闻人瑾一如既往,微笑着说:“可以……阿洛。”

    “只要你想,什么都可以。”那句洞房夜阿洛给他的话,在这时被一字不差地还了回来。

    沐浴在他柔和宽容的目光中,阿洛忍不住再一次想,女主放弃这么好的男配,跟男主那个大男子主义在一起,真不是脑袋出了问题吗?

    阿洛觉得跟闻人瑾呆久了,自己一定会越来越放肆的,比如此刻,她竟然问闻人瑾:“阿瑜,晚膳后我们去游湖如何?我看到府中有面湖,若在其上观星,应当是极美的。”

    即便那景自己无法观赏,闻人瑾仍笑着点头:“好。”

    阿洛立即高兴地去吩咐下人,时值七月酷暑,天气炎热,去湖上游玩一番应该能消一消暑气。

    要不是怕崩人设,她都想直接下去游了。

    阿洛离开了,似乎也一并带走了一室热闹。书房内再次回归往日的清寂,明明原本觉得清静安然的书房,这一刻的闻人瑾却陡然生出一种空荡寂寥之感。

    他想继续看书,却时常情不自禁出神。

    几次三番后,闻人瑾终于放下手中书籍,循着记忆,慢慢走到阿洛的桌案前。

    他小心将手放上去,轻轻摸索。

    一个应该是黄花梨的笔架,挂了几支大小不一的狼毫笔。

    一方端砚,一块细腻的松烟墨,旁边还摆了个巴掌大的不知名盆栽。

    桌面上放了一张花笺,上面似乎写了几个字。细细触摸,是精致的簪花小楷写就的“闻人瑾”“苏洛嫣”六个字眼,竖形排列下来,两两挨在一起,紧紧相靠,密不可分。

    温润如玉的公子那修长白皙的手指蓦然顿在那里,久久不曾移开。

    第14章 第十四章

    新婚前三天一般都不会有客人上门,这是为了给新人一段亲密的相处时间,等到新娘子回门之后,才会开始正常的社交往来。

    然而第二天,远亭候府就迎来了一个没眼色的客人。

    阿洛听到下人禀报,说是赵家小姐赵秋晨拜访。

    她那时正和闻人瑾在园子里赏景,确切地说是她在赏景,闻人瑾则在边上为她抚琴奏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