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盏 - 第5节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配!(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这是阿洛来到这具身体里,第一次见到这个哥哥。

    书中对苏少言的描述很少,只说他年纪轻轻便考中功名,任职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后来妹妹苏洛嫣成为太子妃,他便自请外放离京,后面就没他的戏份了。

    至于苏洛嫣死后他是什么反应,书里也没写。那时候苏太傅都死了,姚氏在丈夫去世没多久也走了,整个苏家就剩苏少言这一根独苗苗。

    想来,他应该过得也没多好。毕竟是“苛待”了小白花女主的狠心家人,一般在别的文里都是被狠虐的份。

    书中苏少言着墨不多,但阿洛有记忆,所以对他并不陌生。

    苏少言人如其名,性情寡言少语,自小由苏太傅教导,学问很好,只是从小读书,人便显得有些木讷。如今他刚弱冠之龄,去年娶了亲,妻子是姚氏挑的,也是个安静内敛的姑娘,两人感情还不错。

    对待苏洛嫣这个妹妹,苏少言表现得并不热情。

    他那副书呆子的样子摆在那里,更别提苏洛嫣同样老成持重,这对如出一辙的兄妹俩平日里见了面,比陌生人也好不了多少。

    阿洛无意改变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见到苏少言,和往常一样,屈膝行礼唤一声兄长便罢了。

    苏少言也回以一礼,回了一声妹妹。

    看看,一家人亲兄妹之间都如此循规蹈矩,两人感情能亲密得起来才怪。

    阿洛又向苏太傅行礼问安,然后便直接禀明来意:“爹爹,远亭候世子过几日应该会来府上提亲,到时请您为女儿同意。”

    苏太傅本来还在喝茶,闻言差点摔了茶杯。

    他抬头看向眼前这个女儿,好像一瞬间重新认识了她。

    苏洛嫣同样由苏太傅亲自教导,较一般女孩有些不同,别家的贵女再端庄贤淑,骨子里也是个女人。可苏洛嫣不一样,从本质上来说,她更像个男子。

    所以哪怕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贵女该掌握的技能全都有,她还是会被外界称作木头美人。

    她长得美,却不会展示自己的美。她是女子,却不知女子该如何侍人。

    苏太傅教她诗书,也教她策论,一直以来他都把她当太子妃来培养。

    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可以不知道如何取悦男人,可以不懂得穿什么样的衣裳才能发挥自己的美貌。但她要有宽阔的胸襟、广博的见识、深远的眼界,这样才可以配得上一名帝王,才能与他一同治理一个国家。

    实话实说,苏太傅教学生一把好手,教女儿却差得远了。以至于这个女儿在他面前说起嫁娶之事,毫无寻常少女该有的娇羞避讳,坦荡地不得了。

    苏太傅有点欣慰,又有点奇怪的不悦。

    他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问:“你怎知他要来提亲?你与他私下有来往?”

    见苏太傅面沉如水,阿洛忙摇头解释道:“没有,父亲,女儿只是听闻世子乃是真正的君子。我说要出家修行,以世子的为人,定然对我感到愧疚。我想若他真如传闻中那般品行端正、高洁如玉,兴许会来家中提亲。”

    苏太傅久久凝视阿洛,他何尝不知这几日阿洛的所作所为?

    “你这是在逼他。”

    阿洛跪了下来,低眉俯首:“是,女儿此举非君子所为,可为了我自己,我不得不这样做。未来不论他是否登门,女儿都无怨无悔。”

    苏太傅板着脸:“你想过与太子的婚事没有?”

    阿洛于是又将那李代桃僵之法说了一遍。

    苏太傅深深看她良久,挥手道:“你出去吧。”

    阿洛明白,他这是默认了。苏太傅也是一个爹,他也爱自己的女儿。

    走出书房时,阿洛隐约听见里面传来苏少言的声音。

    “爹,我觉得世子会来。”顿了顿,又道,“我也盼他来。妹妹嫁给世子,比太子好。”

    苏太傅没说话,只叹息了一声。

    这婚约哪是那样容易更改的?皇帝难道不知道自己属意的儿媳是谁吗?

    前十多年都说是嫡女,临到头突然换个庶女顶上去,哪家能容忍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那是皇家!是他们的君!

    事发当天,与阿洛谈过一次后,苏太傅便连夜进宫求见皇帝。

    他在紫宸殿前跪了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后,收到皇帝一纸诏书。

    诏书内容写得分明,命两家婚约作废,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拿到诏书,苏太傅终于放下提着的心。这也是他后来默许太子与苏白薇私会的根本原因。

    别看庶女苏白薇得太子宠爱,焉知这情爱便是那为君者最忌讳的东西。苏太傅很清楚,太子如今还是太子,未来可就难说了。

    一介储君,分不清情势,内心只有儿女私情,这样的人不堪为帝。

    端看外边疯传的流言,几日都不见收敛,便知晓皇帝是何种态度。

    先皇后故去多年,少阳宫里的皇子们慢慢长大,其中不乏出类拔萃的,皇帝应该也开始不满太子那军权在外的舅舅了吧。

    苏太傅背地里为女儿安排好了一切,不可避免的,对另一个女儿便有所亏欠。

    可人心总是偏的,当年他受了算计,苏白微的出生并不在他的期待中。他不曾亲自教导她,对这个女儿,他只能做到好生养大,未来寻一个合适的人家。

    只是如今她自己选择了太子,他除了令她得偿所愿,也别无他法了。

    *

    阿洛没想到,自己早上才去给苏太傅打了预防针,上午闻人瑾就来苏家拜访了。

    她被人喊去前院时,还很不可置信。

    到底是她急着嫁他,还是他急着娶她?

    怎么看着,他好像比她还迫不及待的样子?

    一路这么想着,到了前厅,阿洛就被母亲姚氏拉到了房里。然后隔着一道巨大的屏风,她见到了她未来的夫婿闻人瑾。

    阿洛很想说,人家眼睛都看不见,这屏风就没必要摆了吧?

    其实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呢。

    那天落水太急,后来她又昏过去了,根本没看清他的脸。

    阿洛挺想看看闻人瑾到底是何种模样,书里说他是翩翩君子,芝兰玉树、郎艳独绝,常年着一袭白袍,还有句形容他的诗: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何人配白衣。

    最特别的是,闻人瑾的眼睛和常人不一样,眼瞳是格外温柔的琥珀色。

    这人不管外表还是品行,都挺男配的。

    如果说顾修宴是酷帅狂霸拽的象征,那闻人瑾便是温润优雅的代名词。女主每次低落失意的时候,都是他给她治愈伤痛,真是老备胎工具人了。

    阿洛好奇他的长相,可惜姚氏毫不通融,她也不敢直接明说,不然就崩“人设”了。

    以苏洛嫣那般守礼的性格,说不出想看男子样貌的话。

    阿洛安静坐在屏风后,侧耳听闻人瑾与苏太傅交谈。

    两个都是有才学的人,彼此还很欣赏对方,于是谈得也很和睦融洽。

    闻人瑾这次单独过来,倒也不是真来提亲。正式提亲还得有媒人和三书六聘,双方家长会面,他今日来只是和苏太傅通个气。

    他做事向来谨慎周到,之前怕影响不好,送信只叫小乞儿送。后来送阿洛那蝴蝶簪子,也是以珍宝阁的名义,从不叫人误会。

    况且他也担心阿洛没有与苏太傅相商,或是苏太傅不满意他,又或者苏太傅仍旧要把女儿嫁给太子,这些他总该一一问清楚。

    于是这便上门来求见了。

    好在阿洛早跟苏太傅打过招呼,双方很快便一一协商好接下来的事宜。

    一切谈妥后,闻人瑾本来也该告辞了。

    只是一般人家,这时候都会故意留两个未来的新人一起说说话。

    见他们谈话告一段落,姚氏连忙走过去,强行拉走苏太傅,对闻人瑾笑道:“世子,你再喝一会儿茶,我与老苏说些话,就不招待你了。”

    闻人瑾哪里知道还有这么个流程,很是礼貌地点头应下,竟然真的坐在那里干喝茶。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了他。

    “世子。”阿洛望着那坐在红木椅里的清俊男子,心跳地飞快。

    他果然穿了白衣,月白的长袍,边缘处绣着不起眼的水色流云暗纹,一头墨发用同色发带束在身后,整个人华光内敛,温润如玉。

    闻见声响,他偏过脸来,面上带着习惯性的清浅笑意,还有一缕不着痕迹的惊讶。琥珀色的双瞳清澈如许,准确找到阿洛的位置,目光柔和地落在她身上。

    就连声音,都温和到了极点:“苏小姐?”

    尽管知晓他目不能视,看不见她,阿洛这一刻仍控制不住地紧张起来。

    她舔了舔唇,头脑一片空白,嘴巴像有自己意识似的说:“世子,你上次落的腰带还在我那里,我、我给洗干净了,你还……要不要?”

    第7章 第七章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阿洛一定要回到过去,把自己的嘴巴给捂住。

    她其实还没说完就后悔了,声音越来越小,恨不得当场钻进地缝里去。她提什么不好提腰带?远亭候世子会是缺腰带的人吗?

    而且一个妙龄少女,在年轻男子面前说这种话,他会不会觉得她太轻浮?

    刚这么想着,阿洛就见那白衣公子怔愣一瞬后,突然轻轻笑了一下。

    干净俊秀的眉眼舒展开来,琥珀色的眸子稍稍往下一弯,似那清风流云一般,温柔舒缓的气息扑面而来。

    “如此,那便多谢苏小姐了。”闻人瑾站起身,唇边微微含笑,拱手说道。顿了顿,他又煞有介事补充了一句,“恰巧我很喜爱那腰带,多亏苏小姐帮忙收下。”

    阿洛长舒一口气,在男子温和的“注视”中,紧绷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一张脸也悄然红了个彻底。

    他实在是个太温柔的男人,哪怕话题尴尬,也会递出台阶给她下。

    由于目盲,闻人瑾与人交谈时,一般都会做出正视对方的样子,以示尊重。

    阿洛知道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可望着男子带着清浅笑意的眸子,感受着他过于直接的“目光”,就算在心里告诉自己他看不见,她仍然不可抑制地感到羞涩。

    也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少女的拘谨,白衣公子不着痕迹敛下眼帘,浓密的睫羽如同一把小扇子,覆盖住他琥珀色的眼瞳。

    见他视线偏离,没再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阿洛一下子感觉好多了。

    “世子……不妨出去走走?府中花园里的凤凰花开得很好。”

    第一次见面,总不知道做点什么,这时候就可以一起出去散散步。两个人在密闭的空间中会不可避免地紧张,尤其双方是异性时,外面开阔的环境则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话音落下,阿洛才发现自己又失言了。

    花开得再好,闻人瑾也看不到啊!啊啊啊她这是不是戳人痛处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