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盏 - 第1节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配!(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配!(快穿)

    作者:岁盏

    作品简评:

    每本小说中,总有那么一个男配,为女主舍生忘死,默默守护,奉献一生,最后却总不能善终。阿洛作为万千读者的意志,穿进一本本书中,治愈男配、拯救男配、给男配送去温暖和幸福。

    本文讲述的是快穿类甜文故事,阿洛穿成一个个女配,与那些曾惊艳读者男配们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全文风格轻松,每一个故事人设风格不尽相同,一本书囊括多种类型小甜饼,一本文买到几倍的精彩与甜蜜!

    【温润如玉世子x端庄娴雅太子妃】

    第1章 第一章

    阿洛还没睁眼,就听见耳边“砰”的一声巨响,随后便是许多人惊慌失措的呼喊与奔走声,夹杂着哗啦啦的水声,周围蓦然喧闹起来。

    “有人落水了,快!快救人!”

    “有没有会水性的,快喊人来!”

    “这落水的是谁?是哪家贵女?”

    “我瞧了一眼,是苏家的二小姐苏白微,刚才还与苏洛嫣站在一起说话呢。”

    无数凌乱的话语声潮水般涌来,敏锐捕捉到几个关键词,阿洛心头猛地一跳,顿时明白自己来到什么时间节点了。她刷地一下张开眼眸,直直朝前方看去。

    眼前不远处便是一片湖,湖水幽蓝,水面上点缀着点点莲花,湖心还停着一艘朱漆雕栏的精致画舫。清风徐来,携来淡淡花香,不失为一处观景胜地。

    可此时此刻,平滑如镜的湖面被打破,一个粉衣少女正在湖水中扑腾着,上下沉浮。

    湖岸上围了不少人,却大都只是旁观或惊呼。

    这里是长公主举办的赏花宴,邀请京城年轻男女游玩,今日来的客人皆是名门望族的小姐公子,这边又是女眷区,那些个金尊玉贵的娇小姐们有几个会凫水的呢。

    况且那落水者苏白微只是太傅府一名不受宠的庶女,并不叫人看重,于是那些唤人的也都慢悠悠的,半点不急的模样。

    眼看水中的少女头颅沉下去,剩一双手在水面上挣扎,另一边的男客也闻风赶了过来。

    他们的身影刚一出现,众娇客忙侧身躲避,举起手中扇子手帕掩住半边脸,只敢从团扇低下羞涩地偷觑上两眼。

    然而阿洛与其他少女们的反应截然不同,她眼角瞥到一抹白影,张口疾呼一声“妹妹”,而后想也不想地直直往湖里跳去,竟是自己英勇献身去救人了。

    阿洛这出其不意的举动惊呆所有人,众人眼睁睁看着她咚地一声掉进湖里,扑腾着往苏白薇那边去,然后手忙脚乱地划拉了两下,接着就开始缓缓往下沉。

    这一刻,众人心声出奇地一致:看她那果断的样子,还以为会凫水呢,原来只是个花架子。既然不会水,苏洛嫣哪里来的勇气往下跳?难道还能是姐妹情深?

    如果阿洛听到这话,一定会说是剧情啊!要不是知道马上有人来救命,她怎么可能这么从容地赴死?

    不过这会她却是无暇顾及他人看法了,因为这具身体是真的不会水。她只觉手脚沉重,整个人直直往下坠,耳中传来惊慌的呼声,乱糟糟听不大分明。

    “快……救……苏家小姐……”

    “太子殿下!”这一声唤地格外大,哪怕阿洛泡在水里,声音被水流阻隔着,也听的一清二楚。

    不远处又是“咚”的一声,一个人迅速落入水中。那人一身玄衣,浓黑的一团,坠下时好似一滴墨入水,他水性显然很好,霎时间便靠近了落水者。

    紧接着,那黑影极速向前,一尾鱼似的头也不回地从阿洛旁边擦过,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正在溺水,又或者说,他心急如焚地将外界都给忽略了。

    那人径直越过阿洛后,去到苏白微身边,一伸手臂将那粉衣少女捞入怀中。

    对于这个结局,阿洛半点不感到意外。倒是岸上传来几道惊诧的叫声,还有人喊着“救错人了”之类的话语。

    没救错人,正是救对了。

    阿洛记得很清楚,这个剧情点就是最重要的转折。

    在《霸道太子的心尖宠》这本书里,女主苏白薇乃苏家庶女,却与嫡姐未婚夫太子暗生情愫,她设计在赏花宴上落水,只要被太子相救,就能顺势在嫡姐成为太子妃前嫁给太子为妾。却不料最后救了她的反而是世子男配,女主如意算盘落了空,由于大庭广众之下衣衫尽湿,她名节被毁,不得不嫁给男配。

    可苏白薇到底是女主,即便嫁了男配,还能一边当着世子妃一边与太子男主暗通曲款。两人干着背地里出轨的勾当,欺瞒着光风霁月的世子与端庄娴雅的太子妃。在文章末尾男主登基后,太子顾修宴还光明正大地废掉原配苏洛嫣,不顾朝臣反对,谋夺臣妻迎娶苏白薇为皇后。为以绝后患,他甚至下令将男配世子发配边疆,令他永世不得回京。

    全文的最后,废后女配苏洛嫣在冷宫被下人磋磨致死,男配世子一生在外飘零。

    这样三观不正的剧情,自然有人看不下去,阿洛就是被万千读者怨念唤醒的一个存在。她穿越一本本书,带着拯救男配女配的任务,改变他们的悲惨命运。

    如今这个时机非常好,剧情才刚开始,要拯救男女配,最关键就是破坏他们的婚事。太子已经救了苏白薇,女主不可能再嫁给世子男配,接下来她只需要等男配出场。

    阿洛冷静地等待着,在心中默数了三秒,随即张开一直紧闭的嘴,让水流灌入口鼻,淹没她的呼吸。

    呼吸抑制之下,她很快便感到窒息,挣扎也变得有气无力。就在这时,一抹白影从天而降,如同一只轻盈的白鸟,轻飘飘落了下来。

    那人入水的动作很干脆利落,阿洛沉在水下,透过清澈的湖水,看到他正快速地向她游来。雪白的身影在幽暗的湖底,仿佛散发着柔和的白光。

    阿洛心满意足地闭上眼,放任意识变得模糊。在男子勒住她的腰,将她托举上水面时,她只来得及紧紧抓住他的衣襟,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这一切看似发生了许久,其实也不过是顷刻间的事。

    湖岸上,长公主与救援的下属匆匆赶来,此时落水的两人全被救起。苏白薇情况好一些,仍然保持着清醒,柔弱地依靠在太子怀中小声咳嗽。

    阿洛——也就是苏洛嫣则被一位白袍公子打横抱着,双目紧闭丧失了神智。

    湖边围着的人面色各异,却都一言不发。

    面对着姗姗来迟的长公主,与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太子面色不善,语气冰冷:“姑姑府中下人该惩治一番了,如此疏忽大意,若你们来得再晚一些,救的是人是鬼?”

    长公主神情一僵,太子这样对她说话,着实有些下她的面子。好在她脾气也好,只当他是太过担忧。

    然而等长公主一细看,只见太子小心护在怀里的少女面容陌生,并不是她以为的苏家小姐苏洛嫣,心下不禁大为纳闷。

    苏洛嫣不是内定的太子妃吗?怎么太子救的不是她,反而是那庶女?

    她也来不及细想,苏家两个小姐在她的宴会上出了事,这可有的麻烦了。

    “殿下恕罪,本宫稍后定会严惩下人。当务之急还是先救人,快快把两位小姐都带去后厢,再给我请太医来!听到了吗,要快!”

    “公主殿下,不知可否请人拿两件干净的衣物来?”一道温雅的男声突然响起,将不少人的注意力拉了过去。

    长公主循声看去,只见一身着白袍的公子,面如冠玉,眉目清隽柔和,周身气质清雅出尘。明明此人风姿不俗,可静静站在那里时,却并不引人注目,似那朗月清辉一般恬淡无争。

    最独特的是,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淡褐色的眼瞳宛若琉璃,在阳光下清透见底。

    因着那一双眼睛,长公主认出他来:“你……你是远亭候家的闻人瑾?”

    闻人瑾颔首,他眉心轻蹙,弧度并不明显,口中仍温声回答道:“正是在下。”顿了顿又提醒道,“劳烦殿下了。”

    正值夏日,贵女们穿的都是轻薄凉爽的丝绸纱衣,被水一浸便恍若透明,再叫人看见,可是极大的失仪,更不利于名声。

    长公主这才回神,将落在闻人瑾眸子上的视线收回来,她也察觉到了自己的疏忽,忙吩咐侍女去拿衣物。

    虽然苏白微躲在太子臂弯里,无人敢多看一眼。苏洛嫣被那闻人瑾抱着,对方还特意用宽大的袖摆盖住了她的身子,连脸都看不见。

    尽管如此,这毕竟于女子名声有碍。

    见人已救起,男子们还是俱都往回避开了,场中只剩下女客们,还有那两位救了人的公子。

    苏白微被侍女从太子怀里搀走,她顺从地低垂着头,不敢抬眼看四周。她没想到嫡姐会跳下来救她,她明白,这下她的计谋全都被打乱了。

    苏白微很配合,到苏洛嫣时却出了意外。

    侍女发现这苏家小姐竟然紧攥着远亭候世子的腰带,力道大的不像话,纤细的手指骨都泛着白,怎么掰也掰不开。

    侍女不信邪,使的力气一时大了些,便听那芝兰玉树的白衣公子淡淡出声了。

    “如若不成,瑾可陪同前往,不必如此强硬。”

    “这……恐怕于理不合。”侍女为难道。

    闻人瑾轻轻摇头,嗓音平和:“瑾自幼眼中带疾,目不能视,无妨。”

    此言一出,不仅是侍女、还有一些旁观者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

    闻人瑾双眸虽色泽奇异,但目光清明,与人交谈时会直视对方的双眼。方才他救人的动作也十分敏捷,准确地将人救了起来,一点也看不出他眼睛有问题。

    许是知晓众人的怀疑,闻人瑾道:“瑾不过习过武艺,懂得听声辨位而已,眼睛确实看不见。”

    长公主不经意瞟向一身玄衣的太子,见他面色如常,并无不悦的表情,便也道:“如此,便劳烦世子一同去吧。”

    长公主都发了话,众人这才半信半疑地相信了。

    有着如此风华的公子,怎么偏偏是个瞎子?不少人心中惋惜地浮现这个念头。

    第2章 第二章

    几人一起转到后厢,大夫与苏府的侍女都在此等候。此处环境陌生,闻人瑾脚步放得很慢,摸索着将怀中轻飘飘的少女放在床榻上。

    她仍揪着他的腰带不放,手劲之大,似乎他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苏洛嫣的贴身侍女要去拉苏洛嫣的手,却被闻人瑾阻止了:“慢些,我来。”

    闻人瑾小心解开自己的腰带,因为看不见,期间不经意碰到少女的手指,细腻冰凉的触感好像一块玉石。他将解下来的腰带连同少女的手一起放下,便礼貌地退了出来。

    外间也有人候着,引闻人瑾去另一边厢房换衣服。

    厢房里还有一人,正是当朝太子顾修宴。

    “太子殿下。”闻人瑾向顾修宴拱手行礼。

    顾修宴性情出了名的高傲冷漠,他有一张英俊的面容,身材高大挺拔,五官英挺硬朗。因在军中呆过两年,眯起眼看人时,一身气势磅礴,叫人不敢直视。

    但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闻人瑾,白袍公子双眼清澈明亮,直直回视顾修宴,满脸从容自若,毫无世人常有的畏惧之色。

    顾修宴冷哼了声,张开手臂让侍女们给他换上新的衣袍,并无理会闻人瑾的意思,显而易见的傲慢。

    换好衣服后,他意味不明地丢下一句“你最好真的看不见”,大步转身离去。

    闻人瑾神色如常,他慢慢换下湿衣,出来又得知两个落水的小姐都无大碍,现今被苏家接回家去了,便也放下了心。

    出了这事,宴会也开不下去了,众宾客一一告辞离去。

    闻人瑾被人引到前方,他听觉较常人敏锐,刚走近便听到一些还未离去的人在悄声议论。

    “你瞧见了吗?当时在那湖中,太子殿下竟然毫不犹豫救下苏白薇,看也不看苏洛嫣一眼,要知道苏洛嫣可是他的未婚妻啊!”

    “哎,慎言。我看哪,这京城又要起一阵风波了。”

    “我只是可怜苏洛嫣,原本还羡慕她能当太子妃,结果未婚夫都被下面的小狐狸精给勾跑了。她那个庶妹好算计,今日之后必然能进太子府。偏苏洛嫣傻,还亲自跳下去救她,如今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远亭候世子救起,名节没了,若太子以此退婚,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