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 - 飘飘然 杨花落尽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没有拳拳到肉的告诉石小川什么是晦气,让何牧云很不爽。

    但是江映桥拉着他的手,他的气又慢慢消了下去,如同冰凌在春风里消融得一点都不剩。

    更何况,还有她的舍友推波助澜地说:"啧啧啧,江映桥你上辈子干了什么好事,找得到这种男朋友?唉,放眼看去,只能说一句,本校男的,不行。"

    他们学校的男的,是不太行。

    他陪着她们一直走到女生宿舍楼下去。

    女生宿舍门口总是有许多搂搂抱抱的情侣,他也很想抱她一下,可是她说这边实在太多人看着,算了。

    他只能目送她跟舍友们进去,什么也没做,抄着口袋站在那里。

    像她弟弟。

    快了,那时候他想,考完就行了,也就是半年的事。

    到时候按说好的,读着大学,慢慢地做回何牧云。

    还是得做何牧云才行,做江牧云太别扭了。

    *

    那一天之后,他很是飘飘然了一阵子。

    他第一次这样切身地体会到这个词的意思,好像身在云里雾里,有种无法言说的愉悦和柔软,和轻松。

    江映桥也挺飘的,大概她室友又说了什么,有天晚上非逼他穿着校服白衬衫不许脱。

    才几岁啊学人家玩制服诱惑,什么毛病这是。

    "睡高中生有什么意思?"他被她压在床头上问,"你能有点儿追求么?"

    "什么追求?"她的手抚摸过他漂亮而不驯的眉眼,"那你说怎么样才算有追求?"

    何牧云闭着眼。

    她的指尖凉凉的,却摸得他浑身发烫,连声音都带着无法压抑的燥热,"...得看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的多了去了。"她说,低下头贴着他的耳朵,吻过了耳廓,含住了耳垂轻咬,"我喜欢什么,你就是什么?"

    喜欢的多了去了?

    这女人真是太渣了,说得这叫什么话?

    可他竟然无言以对。

    或许他后来成为一个成功的掮客,跟她的话也有关系。

    她喜欢的多了去了,他就只好什么都试试。

    不算长的职业生涯里,他真的扮过许多身份的人。医生、律师、水电工、飞机师...收手前的最后一个,是个有心理疾病的大学生。

    他想骂她渣,却又听她说:"喜欢得再多,可想来想去,还是只喜欢这个何牧云。"

    他话到嘴边,就又收回去了。

    真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她的脑袋埋在他肩窝里,舌尖划过锁骨间的小窝,一下,又一下,舔得他头皮发麻。

    "说得像还有别的何牧云似的。"他心跳得很快,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手掌贴着她的后腰抚摸,"胃口养刁了是吧?"

    "嗯,可不是嘛..."她仰起了头,被摸得眯了眯眼睛,舒服得像一只晒太阳的猫,"这世上只有这一个何牧云呀。"

    这世上只有这一个何牧云。

    他的心里像是被什么温暖而湿润的东西充斥了,涨得满满的,以至于有些什么酸涩的东西要从眼里溢出来。

    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恨不得揉进骨血里头去,"江映桥,我爱你。"

    他说。

    自然地,诚恳的,没有一丝尴尬与做作。

    江映桥没回答。

    她挣脱了她的怀抱,按着他的肩头,低下头吻他,居高临下。

    她腾出一只手解开了他心口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得很慢。

    白皙的手从白衬衫间隙穿过,贴在他发烫的皮肤上,一寸一寸,抚得也很慢。

    他的心跳得却很快,她应该也是,因为她能听见她温暖急促的呼吸拂过颈间。

    他想确认自己不是这张床上唯一一个热血翻滚的人,手掌从她的后腰滑进腿间去。

    温热湿滑,一片狼藉。

    他唇角勾起笑意,指尖恶作剧的从内裤的边缘挑进去,在泥泞里头轻轻的翻搅。

    不知道是碰到了哪里,江映桥哼了一声,脑袋倒在他肩窝里。

    "怎么了这是?"他循着她的反应,一点点试探。

    江映桥这个床上话痨居然难得的没说话,还是哼哼唧唧的,额头顶着她,腰上越绷越紧。

    何牧云得到了鼓励,指尖在她腿间拨弄,手上湿滑的液体越沾越多,发出些叫人脸红的声响。

    "别...难受..."她说,脸上发起烧。

    难受就对了,他心想,手指滑到顶端的一点圆珠上,果然这女人又哼了一声。

    这就对了。

    灵巧的指尖只在这一处流连,轻揉慢捻。

    她明显是尝到了甜头,不由自主的扭着腰迎合,又握住了他的手腕。

    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明白,不过他也不在乎。

    只要她喜欢就行。

    她的反应鼓励得他愈发卖力,仔细观察,越揉越快,突然她的腿用力收紧了,有一股热流涌到他手上,顺着指缝流满了手掌。

    她的脸贴着他,烫烫的。

    "要死了你...",她的声音又甜又腻。

    "你再说一遍?谁要死了刚才?"他笑问,忍不住打趣她。

    "去你的,不许说。"

    "好我不说。"他转过头寻找她的唇舌,手指就着水迹毫无阻碍的滑进甬道里头去。

    没想到刚才那一次竟然带来这么大的反应,这样烫,这样紧,这样湿润。

    他不假思索的抽刺,继续寻找能让她深陷的地方。

    真是奇怪,明明他自己硬得要死,整个人都要炸了似的,可他居然还是有无限的耐心。他甚至不需要真的进去,他只要看她这样浑身发抖,热情地吻他,持续不断的小声哼哼,他就满足得要命。

    只要看到她的高潮,他竟然也一样满足。

    难得这就是爱么?

    他懒得想明白,他早知道自己爱她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