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 - 服务精神 杨花落尽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江映桥明显被他吓着了,打开门瞪他,压低了声音:“要死了你!”

    他比了个手势,冲她“嘘”了一声,大声喊了一句“谁在那儿呢?大半夜找死呢?”说完冲进她屋子里把她窗户一关,“砰”地一声。

    他闹得动静这样大,家里人当然都醒了,江叔披衣出来,正好家里大门也被人敲响了。

    何牧云冲江叔点点头,"我去。",

    他抢先大踏步去开门,果然敲门的是楼下那几个看见他爬楼的大爷。

    “牧云啊,刚才大叔看见外头有坏人往你家里爬呀!你看见没有?”

    “嗯,是小偷。我听见声音,去我姐那儿看了一眼,被我吓跑了大概。”他神情诚恳淡定,又带了一丝担忧,让人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贼喊捉贼。

    几个大爷们见他丝毫不作伪,一副很可靠的模样,纷纷松了口气,“哦哟哟,那就好,那就好。哎呀江校长家有个你这样的大小伙子还是好啊。”

    “江校长啊,幸亏牧云反应快哎,你放心休息吧。”

    “小伙子蛮好的。”

    "江校长,你这几年身体都不太好,家里面幸亏有个牧云帮你扛一扛。你多休息哦,我们走啦。"

    ……

    一场有惊无险的闹剧很快结束了,江叔和洛姨半夜被吵醒了一次,很快又睡过去了。他在江叔的鼾声里回房间,突然看见江映桥的房门没关死,留了很不起眼的一点点缝。

    他会意,轻手轻脚的推开了房门。

    江映桥果然没睡,“吓死我了刚才!”

    他沉着脸,没说话,掀开薄薄的毯子,挤在她旁边躺下。

    “怎么了这是?”她问,口气里全是不解。

    好么,连他为什么不高兴都不知道,果然是没把他放在心上,这人怎么这样?

    他火气又上来了,但好像更多的是委屈,一伸手把她抱个满怀。这样好像还不够,他又伸手把她脑袋按在怀里,好像这样她就哪里都去不了似的。

    她在他怀里瓮声瓮气地又问了一遍:“怎么了这是?”

    他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半晌才酸溜溜地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脸上的表情很像那个着名的黑人问号脸,“此话从何说起啊小哥哥?”

    她私底下总是这样不着调的好笑,来了这一出,逗得他忍不住笑了,“你去学车干吗不告诉我?你去考什么东西也不告诉我。你规划得那么好,把我放在哪里?”

    江映桥愣了愣,“那,我要把你放在哪里?”

    “我…”这下轮到他卡壳了。

    他就是不甘心,为什么别的女生谈恋爱,粘人得要命,一天到晚追问你爱不爱我什么的。到她这里,根本无所谓,恋爱谈着,该干吗还是干吗。

    可是他想要被放在哪里呢?

    他好像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在她身边,追随她的脚步,害怕被她抛下。

    他在害怕。

    害怕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害怕她有随时抽身的底气和永远清醒的头脑。

    像是知道他在怕什么,江映桥在他怀里拱了拱,“何牧云,我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就把整个人生托付给什么男人的人。我有我的人生要过,也有我的追求。这个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一看的。”

    “我知道,我没不让你去。”他说,声音里有压不住的酸涩,“你能不能让我陪你去?”

    “我们是独立的个体,人生总有些关卡是要独自去面对的。在寻求自我的旅途上,在需要彼此的那些时刻,我们能够互相陪伴就很好了。我们才几岁?未来是什么样子,谁知道?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爱人都能走到终点的。我们能一起走到再也走不下去的时候,就足够了。也许我们最终因为什么事情分道扬镳,也许是我们走到生命的终点,被死亡分开。可是至少我们有过密不可分的陪伴,才最重要。”

    她顿了顿,郑重地说:“我喜欢你,何牧云,可是相比爱情,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我不会因为爱情,放弃我人生的道路的。小蛋糕固然好吃又漂亮,可是人总得吃饭才能健康的活下去。”

    一直过了许多年,他才想明白,也许让自己永远痴迷的,正是她这个让自己恨得牙痒痒的“渣男”样子。

    而那个时候,他只能颓然地说:“我知道。”

    然后再垂死挣扎地补一句:“可是我看别的女生谈个恋爱都…”

    “何牧云,我不是别的女生,不是任何人,我只是我。”她说着,仰起脸来,吻他:“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喜欢得要命。”

    她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简直丢盔弃甲。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冥冥之中有什么孽缘?还是什么前世因果,派了她来克他?

    不,也许是派她来救他的。

    他被她吻得昏昏沉沉的,“那你以后要做什么大计划,好歹告诉我一声行不行?你别抛下我。”

    “没计划了,”她又开始对他上下其手了,“啊,我们班上有几个女生说要趁着暑假去韩国整容哎!”

    “你别去!”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她明显是当个趣事随口闲聊,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苦笑着看他:"至于么你?我当然不去。"

    "你很好看。"他捧起她的脸庞,一寸寸的吻她,"真的,很好看。"

    "真的好看?"她翻了个身,压在他身上,俯下身吻他。

    "真的好看。"他沉醉地看着她的眼睛,手掌慢慢抚摸她的后背。

    她最喜欢这个,摸一会儿她就整个人都酥了。

    这一回也是一样,她脸上泛起红,眼神迷离,"这么会说话,奖励你享一次福,不用出力了,怎么样?"分开了腿,缓缓坐了下去,手掌按住了他的肩头。

    他从不知道被女人压在身下是这种感觉。

    他被她的身体一寸寸的包裹,理智被一点点吞噬。酸涩顺着小腹往全身蔓延开来,渐渐发痒,化成让人又酥又麻的电流,炸出一身汗来。

    不用出力?

    都这样了,怎么可能不出力?

    哪里忍得住不出力?

    他拉下了她的脑袋深深地吻她,腰胯不断耸动往上顶,被荷尔蒙的冲动带领着,寻找原始的快感。

    她明显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被他顶得很快整个人就软倒在他身上。他们胸腹相贴,乳尖蹭过乳尖,又是一阵阵的麻痒,快感堆迭得越来越高。

    她撇开与他唇舌的交缠,转而亲吻他的颈侧,偶尔还故意伸出舌头舔一舔,每一次都又把他往疯狂上引。

    这是什么女人啊,真是太要命了。

    他死死按着她的腰,在她一次又一次小声的哼哼唧唧里沉沦,"有我在呢,能用得着你出力?我有服务精神得很,你放心。"

    只有继续的哼哼唧唧回答他,听起来应该是对他的服务精神很满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