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 - 惊变 杨花落尽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曾经有一段时间,何牧云是叫做江牧云的。

    因为他的父母在出车祸的那一天,把他托付给了同车的江校长。

    那场车祸具体是怎么回事,一直到今天,他还不太清楚。那个时候,他不想也不敢知道,而现在,则是觉得,即使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只晓得那一天,是他爸开的车,他妈坐在副驾上,江叔和卫主任坐在后头。好像一开始是他们俩去市里参加一个什么动员大会,毕竟他们梅溪镇是状元故里,每年都能出好几个尖子,校长和教导主任不去参加,说不过去。回来的时候,车出了故障,不敢开,恰好他爸妈在市里头办事情,听说了,赶紧开车来接他们一同回镇上去。

    现在想想,肯定是他爸喝了酒,毕竟那时候他家里做着生意,去市里应酬,怎么能不喝酒呢?他妈又什么都听他爸的,被打了都不晓得还手,只会哭。他爸酒驾,他妈肯定一句话都不敢说。

    那天晚上,他一如既往的在外头瞎混,一直逛到很晚才愿意回去。可是他没想到推开家门,他爸妈都不在,等在家里的是洛姨和江映桥。

    他已经有一阵子不敢去找江映桥了,因为她今年升了高叁,他怕耽误她的事儿。可是这一回她竟然会在他家里,这事儿本身就透着不寻常。

    他的心跳得很厉害,觉得有天大的事情要发生,  而他肯定没有做好准备。

    不详的预感让他僵立在门口,脑子里嗡嗡响着,各种不着边际的思绪漫天飞舞。爸妈在哪儿呢?该不是会他爸这次真下了重手把他妈打进医院了吧?洛姨带着江映桥这么晚来,是不是听见上一回自己偷偷去敲她窗户了?刚才在桥底下抽烟来着,这会儿身上会不会还有烟味儿?她会不会嫌弃他?

    然后他听见洛姨刻意放得轻缓的语调,对他说:“牧云啊,你爸妈出了点意外,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特地交代了我们家老江照看你一阵子。”

    洛姨跟他妈小时候做过同学,他们一家搬到梅溪镇上来以后一直很照顾他,有时候他受不了家里乌烟瘴气的时候,总偷偷跑到江家去躲一躲。他妈每次被打了,也总是去找洛姨哭。其实明明是他妈自己立不起来,别人再劝能有什么用呢?后来也是洛姨教他,长大了,要站在妈妈身前。也许是他理解错了,只记得要能打,于是他成了梅溪镇最厉害的小混混。十五岁那年,他爸又打他妈,他想起洛姨的话,站在他妈身前挡着,一把攥住了他爸的拳头。他爸从此次不敢再动手,要打人,也只敢挑他不在家的时候打他妈。

    所以他真的以为这次是他爸把他妈打进医院了,点了点头,“我去收拾点东西,洛姨你们先坐,等我一会儿。”

    “哎,不着急,你慢慢收拾。我们家什么都有的,你带点儿衣服就行,学校的功课也别忘了带上,正好让映桥给你补补课。她高叁了,教教你高二的课就当复习了。”

    他其实跟江映桥一样大,两个人从小都是同级不同班。不过刚进高中那会儿他总是在外头打架斗殴,江校长看不下去,停了他一年学让他反省反省,所以他反倒比她低一级。

    不过好处是他从此怕在江映桥面前丢人,虽然仗着聪明,逃课还是经常逃,好歹考试都考过了,险险得跟着升了班。

    “妈,你算了吧,有什么可补课的。他什么都会,就是不肯用心。”江映桥说着冲里屋喊了一句,“何牧云,这回收收心,好好读书知道么?以后可…可…”她说着说着声音竟然哽咽起来,听得他心里一惊。

    江映桥的声音一直很好听,他很喜欢听,可是他不想听她哽咽的声音。

    她说错了一点,他很愿意她给他补课的,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听她讲话。

    他甚至很不愿意她在学校的广播站当站长,他不想她的声音全校都听得到,曾经动过念头什么时候溜进广播站里把那些设备砸了。可是她好像很喜欢广播站,所以他还是算了。

    他的东西很少,书更少,只有些作业本和练习册,一会儿就收拾好了出来,“洛姨,我好了。”

    他还是不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执着的相信,他这回在江家住几天,他妈就会鼻青脸肿地来找洛姨哭,然后带他回家。

    可是这一次,他妈没有来。

    他隐隐地开始往不好的方向想。

    他住了快要一个月,江校长才出院回家。

    住了这么久的院,他看起来还是很不好,进门都是学校几个健壮的体育老师扶进门的,洛姨和江映桥都红着眼睛跟在后头。

    几个人看见他,脸上都是一样的神色,有哀痛,也有同情。他心如擂鼓地去帮忙,江校长却嘶哑着嗓子对他说:“牧云啊,以后就在这里,跟着你江叔和洛姨吧。”

    当时那种怪异的感觉,他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他整个人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心口里痛得很厉害,像是被一把利刃猛地刺进去,不断的翻搅,痛得他站都站不住;可是他同时竟然有一种不该有的解脱和向往,他终于摆脱了那个充斥着暴力与哭泣的地方,他终于能在这个无数次给过他短暂地温暖的地方停留下去。

    他大概脸色真的很不好,洛姨红着眼睛来拉他,推他回了房间去,“牧云,先回去歇一会儿,洛姨这头收拾好了就来看你。要什么你跟映桥讲,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要跟她客气。”

    然后他就糊里糊涂地回了房间,发了很久很久的呆,真的是发呆,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一直到江映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反应过来。

    “姐姐。”他呆头呆脑地喊了一声,才想起那是他小时候喊的,现在两人都这么大了,亏他想得出来。

    江映桥笑了一声,“小时候我欺负你的时候叫你喊姐姐,这会儿都长大了,还喊什么啊。”

    她端了一碗酒酿丸子来,放在他桌上,“趁热吃吧,你不是一直喜欢吃这个。好久没给你煮过了,看看手艺有没有好点儿?这回丸子可都煮熟了的,放心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