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马 - 13.要么扔掉要么离婚 未婚先孕(婚后 追妻火葬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到了半夜,女儿又不知为何啼哭起来。

    杨惠习惯性地往身旁踢了踢,却踩了个空。

    哦,她这才想起来,她把秦晖赶到客厅睡去了。

    算了,自己哄就自己哄吧。杨惠从睡衣里挣扎着撑起身来,挪动身体到婴儿床旁,轻轻抱起秦洋,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自己则轻声细语地哄着她。

    很快,秦洋真的安静下来了,回搂着杨惠,将头埋在杨惠的胸口前。

    看,她自己一个人也能行。

    正当杨惠正得意于自己的成果,谁知秦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往下扯。

    杨惠一下子疼出了眼泪,她拍开秦洋的手,呵斥道:“不准!”

    看到母亲直接拍开自己的手,露出如此凶煞的面容,秦洋一下子委屈地嗷嗷大哭。

    怎么又哭了?杨惠叹了口气,赶紧将女儿抱紧,拍背,“好了好了,不哭不哭……”又从婴儿床掏出女儿平时最喜欢咬的球形玩偶,塞进女儿怀里。

    谁知一点也不管用。秦洋哭喊着把玩偶摔到一边,在杨惠怀里撒泼打滚,拳脚相加。

    杨惠疼得不小心松了手。

    秦洋跌坐在床边,差点摔了下去,却仍坚持不懈地哭着爬向杨惠,直接一大把一大把地抓起她的头发,揉成一团像揉面团一样,薅来薅去。

    杨惠怒不可遏,她抓过秦洋的双手,将秦洋拉过来,“谁教你的坏习惯?!”

    这时秦洋才六个月大,她听不懂杨惠的话,只知道妈妈坏,妈妈不好。她反抗着,想挣开杨惠的挟持,却抵不过成年人力气大。

    相持半天,无果,秦洋一屁股坐在床上,扯着喉咙仰天大哭,势必要把整片天空都哭醒的架势。

    杨惠觉得自己的模样狼狈至极,她同样对着秦洋大喊,“别哭了行不行?你能不能别哭了!”

    秦洋不但不领情,边哭边爬过来扯她的耳朵,上手刮她的脸。

    她被弄得身心憔悴,想把女儿就地摔在地上的心都有了,在情绪即将爆发的前一刻,秦晖进来了。

    一见到是爸爸,秦洋屁颠屁颠地爬过去,向秦晖张开双手求抱抱。

    呵呵,就知道找外援。

    合着在别人怀里就乖了,坏人给她全当了。

    杨惠气得嗤笑一声,瞪了一眼他们两父女,“你开心了?女儿都向着你,你满意了?”说完,仍觉得不解气,朝秦晖扔向一颗枕头。

    秦晖手疾眼快,转身将女儿按在怀里,护住女儿。他抬头望向杨惠,“惠惠,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杨惠低吼道,“整天就知道哭哭哭,饿了也哭,不开心也哭,打人也要哭,除了哭,她还会干什么?她有什么时候是消停过的?你说?”

    “自从她出生以来,就没消停过!”她崩溃地自问自答。

    秦晖没有反驳,只是见她流着眼泪,耳朵、鼻子,脸也被抓得红透一片,他抽出纸巾想为她拭干泪水,却被杨惠一手拍开。

    “你别碰我!”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胸膛跌宕起伏,“你知不知道,我每晚都被她折磨得没个好觉睡,你呢?我需要你的时候,每次打电话给你,你在哪?又是加班,对吗?”

    “我现在就告诉你,要么把她扔掉,要么离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